歡迎登陸文山州紀委官網! 今天是2019年12月09日 星期一
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審查調查>> 典型案例

“溺水”的“水官”——文山州水務局原副局長、州水投公司原董事長、富水水電開發有限責任公司原董事長王祖鵬違紀違法案剖析

發布時間:2018-03-15 09:33:09  來源:文山紀檢監察網

“在主觀上,沒有嚴格要求自己,沒有把黨紀、政紀、法紀放在心上,思想觀念淡薄,黨風廉政建設意識不強,拿了不該拿的錢,做了不該做的事。在客觀上,又受到了社會上一些不良風氣的影響,思想意識上有一種有權不用過期作廢的特權思想,甚至產生了不拿白不拿的思想。在一些企業和老板的‘糖衣炮彈’‘苦口婆心’的侵蝕和勸誘下,自己心動了,認為該拿,而且不會有問題。”王祖鵬在接受組織調查時,才認識到他自己的問題嚴重性和一些人的險惡用心,但悔之晚矣。

王祖鵬,男,回族,1962年9月生,廣南縣人,中共黨員,曾任文山州水務局副局長、文山州水利水電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富水水電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經查,王祖鵬利用其職務便利,為他人在項目招投標、物資設備采購和款項撥付等環節提供便利,并收受他人賄賂109萬元;違反社會主義道德,與樊某某發生并長期保持不正當性關系,并利用職務便利為樊某某謀取利益74.69萬余元;貪污公款9.07萬余元。2014年5月,被給予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處分。2014年11月,文山州中級人民法院作出判決,以受賄罪、貪污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22萬元。受賄贓款154.07萬元被依法追繳上繳國庫。

王祖鵬違紀違法案是一起典型的利用工程建設搞以權謀私、權錢交易的腐敗案件。這類“工程上馬、干部落馬”的腐敗案件,主要是當事人的世界觀、權力觀、價值觀扭曲,法紀觀念淡薄,思想道德底線失守造成的。但也反映出工程建設領域的特殊性和監管機制不完善、制度執行不到位、權力過于集中等問題。

操縱招投標收受賄賂來者不拒

一段時期,在工程建設招投標過程中,單位“一把手”往往可以利用自己的職權或者職務上的影響,以強令、指定、授意、暗示等方式直接干預或插手工程建設項目。一旦這種“資源”與個人的私欲相結合,必然催生權力腐敗。2011年,在富寧縣那柳電站設備采購中,湖南長沙華能自控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北開電氣有限公司為能在水利物資采購項目中順利中標,分別找到了時任文山州水務局副局長、文山州水利水電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富水水電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的王祖鵬,希望其能給予幫助。為掩人耳目,王祖鵬開始上演了前臺表演后臺導演的把戲。臺前,他按照水利工程招投標的流程實施“陽光操作”;臺后,他卻大搞權錢交易,“量身定制”投標意向人選,還向招標代理公司暗示意向人選,私下授意予以“關照”。在他的“過問”下,這兩家公司如愿實現中標,王祖鵬為此共收到33萬元的“感謝費”。2012年,在文硯平供水工程項目建設中,王祖鵬以同樣的方式,為廣西南寧共利鋼管制造有限公司在投標和付款中提供便利,先后收受該公司賄賂55萬元。嘗到“甜頭”的王祖鵬,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利用工程建設之機,大肆收受賄賂直至案發。

為博紅顏笑多個項目雁過拔毛

2009年至2010年間,王祖鵬與樊某某相識,并一直保持聯系。2011年3月,在王祖鵬的“操作”下,樊某某注冊成立了云南雙華貿易有限公司。2012年后,王、樊二人發生并長期保持不正當兩性關系。為滿足“金屋藏嬌”的物質需求,僅靠“守株待兔”式的“坐等行賄”已難以填滿其欲望之壑。于是,王祖鵬便在“合法”招標“外衣”的掩飾之下,干起了權錢交易、雁過拔毛的勾當。2011年底,在硯山縣紅舍克調水工程中,王祖鵬在已指定新興鑄管有限公司采購物資的情況下,又將該公司采購的部分物資交由樊某某的公司作“中轉配送”,樊從中獲利12.7萬元。2012年,在文硯平應急供水項目一期建設中,王祖鵬指定新興鑄管有限公司作為材料供應商,樊某某便利用自己與王祖鵬的特定關系,向該公司業務員梅某索取回扣。當梅某向王祖鵬核實回扣一事時,王祖鵬很坦然地說:“就按她說的辦。”就這樣,梅某給了樊某某42萬元的回扣。同樣在文硯平應急供水項目建設過程中,王祖鵬直接要求施工方胡某同意樊某某作為其合伙人共同承建硯山縣小石橋稼依片區飲水工程項目。在胡某沒有答應的情況下,王祖鵬又借口樊某某向胡某學習做工程,讓胡某安排樊某某到工地學習。迫于王祖鵬的職權壓力,胡某不得已讓樊某某到工地學習。最后,在撥付工程款時,王祖鵬便要求胡某將該工程獲得的利潤與樊某平分,胡某為不冒犯王祖鵬,只好按王的要求分給了樊某某20萬元利潤。這種“雁過拔毛”“分一杯羹”的手段,讓王祖鵬輕松地為自己和“紅顏知己”撈得好處。

自詡手段高年節禮金欣然笑納

王祖鵬身為黨和國家培養多年的黨員領導干部,接受過黨章黨規黨紀和國家法律法規的教育,深知違反黨紀國法必然會受到嚴厲的懲罰。但是,由于理想信念滑坡,拒腐防變的能力弱化,面對金錢和美色誘惑難以抵擋,為滿足私欲,即使冒著違紀違法的風險也在所不惜。王祖鵬為掩人耳目,以無關聯賬戶的方式收受賄賂。2012年,廣西南寧共利鋼管制造有限公司在文硯平供水工程項目建設投標和項目付款中得到了王祖鵬的“幫助”,為感謝其“樂施善助”,又為避免落下把柄、東窗事發,該公司便以公司工作人員孫某的名義辦理了一張銀行卡,并存入50萬元現金向王祖鵬實施賄賂。王祖鵬在自認為“天衣無縫”的情況下,予以欣然笑納。同時,借各種節慶之機收受禮金,僅在2012年、2013年春節和中秋節期間,王祖鵬就收受他人禮金21萬元。

決策“一言堂”化公為私搞貪污

王祖鵬為讓自己的貪腐得逞,把程序、制度統統拋在腦后,將人民賦予的權力當作滿足自己貪念、私欲的籌碼,與他人大搞權錢交易。甚至獨攬大權,搞“一言堂”“個人說了算”,肆無忌憚地貪占國家的公共財物。2010年11月,王祖鵬為達到能讓樊某某不出分文,又能順利開辦公司的目的,以富水公司董事長身份,召開班子會議提出“需在昆明設立富水公司辦事處”的意見后,打著“集體決議”的幌子,為樊某某在昆租用辦公用房,購買辦公設備,“偷梁換柱”為樊開辦公司提供一切物質需求,并以富水公司駐昆辦事處支付房租、采購辦公設備、辦公用品的名義全額報銷費用共計9萬余元。

啟示

常言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王祖鵬肩負全州管水治水重任,本是廣受人民群眾擁護的民生事業,理應在向千家萬戶輸送源源不斷清泉的同時樹立黨員領導干部清風正氣的良好形象。但是,王祖鵬卻反其道而為之,他把黨和人民交給他的如此重任當作自己個人的“生財之道”“藏嬌資本”,大肆玩弄“權術”,耍小聰明,在涉水工程上打“小算盤”,最終卻被水“淹沒”,其教訓是深刻的、慘痛的。痛定思痛,該案應給我們留下深刻的教訓和反思。(文山州紀委監委)

>> 相關文章

關于我們 | 網站聲明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情况